石家庄市华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

你看到的传奇背后,是不堪的丑陋

发布日期:2022-05-22 11:54    点击次数:87

希望终有一天,所有自由的灵魂都不再困于囚笼,铁链被砸碎,水池被摧毁,它们的家园本就是星途大海。

1

不久前,一个小熊母子爬雪山的视频火了,2天点击过千万。

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,熊妈妈试图带着小熊翻越陡峭的雪山,尚且年幼的小熊,无力抓住山体,一次次滑落又一次次爬起来继续,看得人揪心又感动。

眼见马上到达山顶,仅剩半米就能见到妈妈了……

这时熊妈妈向小熊伸出了手,没想到小熊突然坠落,直接滑到山脚。但小熊依然没放弃,继续翻山越岭。

最终母子团聚,一起蹦跳着走入远处的山林……

是不是很暖萌?是不是很励志?是不是被伟大的母爱感动哭?

可真相果真如此吗?

仔细观看视频,会发现1分16秒处,小熊即将登顶时,熊妈妈根本不是想拉孩子一把,而是故意一巴掌拍在小熊前方,让它滑至谷底。

为什么?

因为一路上都有个不速之客跟着它们——轰轰作响的无人机。

纵观整个视频,熊妈妈异常焦虑,她四处观察,频频抬头望向天空。

科学家们认为,小熊快登顶时,熊妈妈很可能将靠近的无人机当成了袭击小熊的猛禽,才将孩子推开。而且正常情况下,熊妈妈极少带着孩子攀爬如此危险的雪坡。

被感动的从来都是我们自己,整个登山过程对于棕熊母子来说是焦虑、害怕、恐慌……

人类对动物赤裸裸的干扰,却被我们冠以励志感动之名。而这也不过是人类站在上帝视角,对动物肆意影响、控制、虐待,甚至残害的冰山一角。

2

近年来,因为拍技术和工具的发展让我看到了很多无比“惊艳”的动物影像。可你根本想象不到,某些照片到底是如何拍出来的。

一个视频,拍者冠名以《动物大战无人机》之名哗众取宠,我却从中看到了动物们的惊恐与无奈,当它们愤怒地撞向坚硬的机器,要受到多少不必要的伤害。

哪怕在非极端情况下,滥用无人机拍也会影响动物的生活。

野生动物学家MarkDitmer通过研究发现:当无人机过于靠近,棕熊的心率由每分钟41拍骤增到每分钟123拍,足足增加了3倍,有的甚至会因恐慌突然开始无目的奔跑,十分危险。

大型哺乳动物都会受到影响,更别提鸟类了。

人民日报曾报道,冬季大量天鹅休憩的青海湖畔,有人动用无人机拍,原本平和的天鹅被惊得四散奔逃,栖息数量大幅锐减,甚至曾发生过无人机将天鹅翅膀打伤的惨剧。

翩若惊鸿的美图背后,是对动物正常生活的破坏,更有甚者让它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为了获得想要的图片效果,将丹顶鹤追到精疲力竭。

北京郊区,一只大型猛禽,因为拍客开车不停追逐,

活活累死。

一路上,因仓皇逃窜脱落的羽毛随处可见。

一位大叔为了近距离拍,居然笑盈盈地扼住了小鸟的脖子。

你这是拍鸟?

你是虐鸟!

谁敢相信,一些看似祥和温馨精美图片背后是毫无人性的虐待与囚禁。

这幅照片乍看来无比感人,可你不知道的是,正常情况下,未长齐羽毛的幼鸟绝不会离开巢穴。

它们很可能被人为捉了出来,甚至是被固定在树枝上。

曾无数次感叹影人技术高超,感叹造物之美,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两个词:

叫“棚拍”和“诱拍”。

3

什么是棚拍?

就是将各种珍稀禽类圈养在狭小的空间,通过各种方式让其受惊起飞,拍客则拿着长枪短炮,抓取“精美”瞬间。

而诱拍是用食物做饵,让飞禽不断进食,以达到拍目的。

比如,将面包虫固定诱惑鸟类,拍下合适的姿势后再将铁丝和虫子P掉。

有时小鸟会将虫子和大头针一起吞下。

又比如,把泡沫塞到鱼肚子里,让鱼可以一直浮在水面,以此吸引濒危的灰头渔鹰捕食。

鱼饵和泡沫都进了鸟儿的肚子。

为了一己贪欲和私念,人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

谁敢相信,曾经火爆网络的逗比治愈青蛙,是这样拍出来的。

鱼线穿过指尖,拍完后再将鱼线P掉。

这只小树蛙被影师,摆好姿势固定在这里, 華夏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肢因充血变得通红。

蜗牛爬过脊背,青蛙一动不动,因为它被粘住了根本动不了啊。

它将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到死。

这就是青蛙与蜗牛的温馨相遇。

鱼线固定、铁丝捆绑、胶水黏住,所有这些残忍伎俩,只为拍出满意的大片。

这就是很多道貌岸然之士口中的爱?人类还能更残忍一些吗?

悲哀的是,可以。

4

一段真实的马戏演出现场:老虎因为身体不适无法继续,驯兽师用抽皮鞭,泼凉水,拽尾巴的方式刺激它,哪怕老虎不断抽搐,已经虚脱,还在逼迫它完成演出。

病弱的它瘫倒在台上,让人心疼。这还是威风凛凛的百兽之王吗?

大庭广众之下就如此残忍虐待,在看不见的地方又将如何?

台前聪明又灵活,十分欢乐的动物们,幕后等着它们的却是带血的皮鞭。

马戏团里的熊之所以能长时间站立,因为它们从小被用铁链拴住脖子吊起来,脚刚刚碰触地面,若不保持直立姿势,就会窒息而死。

驯兽师通过恐吓和暴力让其在晃动的板子上保持平衡,跳跃障碍、滚球、倒立……莫不如此。

它们很多不到1岁就开始经历魔鬼训练,一生受人奴役,一生带着镣铐,一生遭受鞭笞,直至最后变得老弱病残,痛苦死去。

在泰国,大象画画是热门项目,驯兽师的指令一下,大象就用鼻子插住画笔,画出小象、树木等等。观看者夸赞其聪明,马戏团也赚得盆满钵满。

但你知道吗?大象用来画画的刷子是硬塞到它们的鼻子里,用交叉捆绑的木棍别在象鼻口,防止掉落,上面隐约还能看见斑斑血迹。

象鼻是大象身上最敏感的部位,难以想象每次拿起画笔,它们正忍受着怎样的痛苦。

哪有大象天生会画画,它们只是不得不画。

在泰国,小象2岁左右就被迫与父母分开,被赶进连转身都困难的囚笼,学习各种取悦人类的技能。

一旦不听话,想反抗想逃跑,就有这种带着倒钩的工具穿过它们坚硬的表皮,扎进肉里。

目睹过大象受训过程的人如此描述这一幕:你甚至能听到皮开肤裂的声音,伴随着淋漓的鲜血和难以形容的痛苦惨叫。

这种训练结局有只有两个:

一、无助害怕的小象,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,渐渐放弃抵抗,变得听话。

二、不断反抗,直到被打死。

成功被训化的小象,接下来就是卖艺与挨打的循环,直到再也跳不动、画不动、走不动……然后被处理掉。

下面这头叫Nandan的大象,被锁在铁链上长达20年,连睡觉都无法正常躺下。

看到这里,你还会以为动物们期待听到来自人类的掌声与夸赞吗?

它们需要的从来只有一样东西——自由。

不打扰,就是最好的温柔。

5

陆地上的动物被控制,被打压,被凌辱,海洋中的动物一样难逃厄运。

前几年一段驯兽师给白鲸涂口红的视频大火。白鲸被按在原地,呆呆地任由驯兽师摆布,看上去滑稽又无助。

驯兽师博得关注,看客们哈哈一笑,但这个看似美丽的红唇,却极可能导致白鲸皮肤感染。

鲸鱼、海豚看上去总在微笑,温和治愈,但若你了解它们被捕获、被训练的过程,就会知道这笑容包裹着无尽的痛苦与悲伤。

雄性虎鲸Tilikum,2岁时在大西洋被捕,随后被送入海洋馆接受训练。

白天它被逼着做各种固定动作,做不好就不给饭吃。

晚上和两头成年虎鲸一起关在长30米、宽15米、高不到5米的池子里(一头成年虎鲸长约10米),因为弱小,Tilikum经常被欺负得伤痕累累。

不久后,和很多被圈养的虎鲸一样,Tilikum出现背鳍倒塌,这情况在野生虎鲸身上实属罕见。

高强度的训练表演,以及备受欺凌让Tilikum患上了胃溃疡,愤怒和仇恨也日渐增长。

1991年,积压已久的仇恨爆发了,Tilikum将驯兽师拖入池底,令其溺亡。

随即,Tilikum被挂牌转卖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Tilikum慢慢长大,成了新“家”的人气担当,最赚钱的“明星”。

本该在海洋中自在遨游的Tilikum,现在每天要表演8个场次,每次1小时,一周7天,没有休息。

与此同时它的抑郁症越发严峻,时而阴郁,时而暴躁,经常被注射镇定剂。

1999年,Tilikum犯下了第二桩血案。6月的一天清晨,人们在Tilikum的背上发现了一具男尸,身上布满伤痕。

2010年的一场演出,Tilikum将相处了10年的道恩拖入水中,几乎把道恩撕碎,仿佛要将对人类的所有仇恨都发泄出来。

几分钟后,道恩失去了呼吸。

你以为虎鲸天生凶残吗?目前为止,从未发生野生虎鲸无端袭击人类的事件。

动物学家认为,Tilikum不是蓄意谋杀,它只是疯了。

被人类逼疯了。

这一事件发后,Tilikum被软禁起来,就在这个头和尾可以挨着池壁的小池子里,Tilikum经常一动不动地飘在水面上。

可悲的是,囚禁中Tilikum依然要求为人类利益做贡献。

直到Tilikum去世,它常年被取精子繁衍后代。Tilikum一生繁衍了21只小虎鲸,但它从未见过自己的孩子。

白天表演,晚上回到黑漆漆的“浴缸”,呼吸困难,肺部感染,胃溃疡和抑郁症常年伴随着它,这样的生活Tilikum过了34年,直到2017年,36岁Tilikum结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。

差不多同一时间,一条野生虎鲸寿终正寝,它在太平洋里畅游了105年。

Tilikum一生所遭受的痛苦,也同样发生在其他被囚禁的海洋生物身上。

日本一只海豚出生仅仅四天就被杀死,被发现时浑身是伤,而凶手竟是小海豚的妈妈。

为了不让孩子重蹈覆辙,母性很强的海豚宁愿选择亲手结束孩子的生命。

当你为动物表演掏钱时,海洋馆不会告诉你,人工饲养条件下,虎鲸、海豚等死亡率为野外的三倍,寿命只有三分之一。

这些动物用悲惨的命运控诉着人类的残暴。

所以,别再给它们的“微笑”冠以快乐之名。幼年被迫离开父母,一辈子生活在封闭狭小的空间,无休无止的训练表演,没有同伴不见子女……

这样的生活何来快乐?

万物有灵,它们也是谁的子女,谁的爱侣,谁的父母。

它们的归宿应该是山河湖海,绝非窄小的囚笼,它们存在的意义是生命本身的神圣美好自由,而不是为博人类一笑。

6

一头名叫Keiko的虎鲸被多次倒卖,重回大海那一刻,

它快乐地反复跃出水面。

水族馆里的海豹第一次回到了沙滩,打开笼子的刹那,

它们激动地冲向岸边。

回归山林的老虎,第一次真正地踏入河水,

它久久地停在水中,感受那股陌生而舒服的清凉。

如果你无法解救它们于水火,至少不要做残害它们的帮凶,停止购买动物表演门票,告诉子女生命的可贵。

你的每一次转发,每一次呼吁都是一只小鸟,一只灰熊,一只海豚,一只虎鲸……回归家园,快乐生活的希望。

希望终有一天,所有自由的灵魂都不再困于囚笼,铁链被砸碎,水池被摧毁,它们的家园本就是星途大海。

最后我想说:

任何生命都不该被虐待,所有灵魂都不该被囚禁。

珍爱动物,从我做起,即使我们无法解救他们于水火,但我们的每一次转发、每一次呼吁,都能让他们离伤害更远一点,离自由更近一点。

AAB